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奇

喜欢VAE干净的音乐

 
 
 

日志

 
 

这个寒假有点乱  

2011-03-02 19:4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2     和另外两个同学去前段时间说好的酒店找工作,结果被老板放鸽子了。宿舍剩我、党员、飞哥,飞哥出去陪女朋友了,我和你在一起,对不住党员,本来说好他陪我的,结果把他一个人扔宿舍。

     1.23     我忘了那间小礼物是你送我的,重新把它当礼物给了你,你很生气,说我没把你放在心里。其实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无论怎么道歉你都不接受,最后为了表示自己的诚信,把你以前送我的东西无论是大的小的都晒给你看,你原谅了我这个错误。晚上和党员一起在宿舍聊了很多,关于毕业后的打算,党员的一席话给自己很大的感触,突然自己很想考公务员。

    1.24     总算踏上了回家的旅途,你要和老乡一起回去,终究还是没让我送你一程。下午四点左右到稷山,走了很长的路才很杯具的发现没有回家的公交,想打个的发现已经快到家了,算了,继续走。。。

    1.25     上午和大胖一起到街上看过年的衣服,因为资金实在太紧张,不敢看太贵的,就随便挑了件140左右的上衣。中午跟阿姨来买,觉得有不合适,接着我们几乎去遍了城里的每家衣服店,一件合适的衣服都找不到,买衣服真的很让人头疼,最后我们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这条裤子实在难搭配一件上衣。下午5:20的火车,去临汾车之宝,开始自己的寒假打工生涯。弟见我来很是兴奋,或许有亲人陪他,可以给他一些归属感吧。

    1.26    暑假来过这里,感觉很辛苦了,大冬天的来洗车擦车,肯定更冷更累,所以来这里打工做好了迎接一切困难的心理准备。这次工作换岗位了,改擦车了。老吴上午给还亲自给我做了示范,呵呵,不容易。(其实,老吴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偶像,很崇拜她滴)

     1.27     自然而然一闲下来便会想你,很讨厌你那种爱理不理的状态。弟给我讲他的一些事,讲他这点时间的一些经历,将他的潇洒的经历,讲他如何将新来的老李暴打一顿,从二楼连滚带爬打到一楼,从车间达到大院,从大院打到走廊,从走廊打到门口。洋洋洒洒讲了他的潇洒事,将老李给老吴告状,老吴悄悄地给弟说,你像个男子汉。。。

     1.28   你说你几天没开手机,打开手机发现只有我一条短信,表示郁闷,各种郁闷,看完心里暖暖的,其实很想你,很想给你发短信,只是有点害怕你那种爱理不理的状态,不想让自己太受伤,所以我只能保持沉默。

      1.29   老吴一早给我看了她给弟买的新年衣服,一双鞋原价一千多,一件上衣六百多,一条裤子也是好几百,好家伙,果然给力。工作继续,很累,很冷,早上刚起来那会冷的厉害,刚冲洗过的车,拿抹布一抹全成了冰块,鞋子里面也湿了,手和脚都冻的麻木 ,但是工作还得继续,嗯,坚持。。。

     1.30   晚上陪弟去理发,他前段时间刚烫过发,然后又把头发软化,又拉直。这些个九零后真能搞,不过那也是青春期特有的标致,挺羡慕他们可以这样潇洒的玩,理完发买啫喱水的时候弟竟然跟老板讲价,对他这种花钱如流水的人也会跟老板讲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或许这半年的历练确实让他成熟了不少,呵呵,不错。

   1.31     晚上给你打电话,你说你们全家要去东北旅游过年了,电话里你的语气依然傲慢,没说几句,你说你妈妈在睡觉,匆匆就挂了电话,感觉很失落,或许我不该那么自作多情。虽然心里不好受,但还得在弟面前装的很开心。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弟给我讲了好多关于老吴的事,大多数都是关于老吴的坏话,将她各种的不好。其实在他心里很明白老吴非常好,他也非常爱老吴,只是平时的生活太过于压抑,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的可以说说心里话,见着我感觉很亲切,就一股脑的全给我说了,这是他对感情的一种宣泄。

        工作这段时间接触过很多普通的员工,和他们也有过不少的交流,最让我感动的依然是小石,他是整个公司最工作最认真最努力的员工。暑假来这里的时候就被他那种执着和努力深深地折服,这次到这里发现他一点没变,依然是那么认真,那么执着,很有上进心,对生活很少抱怨,从最底层做起,坚信通过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坚持总有一天可以到达自己小小的象牙塔顶端。 在他身上有太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

  2.1   这一天,总算坚持完了这段难熬的打工期。收拾行囊,回家,出发。。。下午,买衣服,嗯,衣服大减价,省了很多钱。。。晚上,哥哥悄悄给我一千块钱让我花,还让我别给爸爸说,嗯,谢谢哥哥。。。

   2.2   收拾东西,回老家,准备过年,忙碌的一天。老家很冷,空调不给力。。。

   2.3  大年初一了,给大伙拜年了,中午去饭店大开胃口,请哥哥老婆家人吃饭,下午跟少杰,大傻去城里,其实我的主要目标是见死党刘菲。见到了亲爱的刘菲同学,很亲切,一起吃了个大蛋糕,算是给彼此补过生日了,感觉很棒。。。

    2.4   走各种亲戚,大姨家,舅舅家,二姨家, 赚了各种压岁钱,走完亲戚,回稷山新家。。。 明天你生日,本来想晚上十二点给你电话,这样我可以是第一个送你祝福的人,但你说那时候你在飞机上,只能先以短信代替,明儿个一早给你电话。。。

    2.5  大清早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给你电话,祝你生日快乐,日子堆积起来的思念越来越多,不知道该如何在抑制这份思念的同时可以不打扰你,嗯,那就静静的想念吧。。。

   2.6  更多的还是想你,其他的有点想不起来了。。。

   2.7 你发短信说你在东北滑雪了,玩的很开心,嗯,我祝福你。。。

   2.8 最近几天似乎都挺闲的,就跟大胖,振力在一起斗斗地主,在城里逛逛。在家里无聊的时候,就在球球,人人上打发时间。老同学董琳打电话说她来稷山了,晚上就带着她,叫上振力,在城里好好逛了圈,玩了小孩子做了那种海盗船,吃了棉花糖,麻辣串,最给力的是那几根BT辣,想起来舌头都觉得辣,那滋味那叫一个给力。。。

  2.9  跟大胖去河津找那群死党聚会,今天老天爷给了我们很多惊喜,见了各种以前的同学。下午去鸭子家侃了一下午,见了六七年没见过的平平同学,流水般逝去的日子已经将昔日的同学打磨的各种模样,除了感慨,我们能做的只有低下头颅,继续前行。。。晚上,几个死党租了个旅馆,他们四个打麻将,我这个不会打麻将的例外想着法子打发无聊的时间。还是老张同学好,用更子给她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时间也打发的差不多了,也困了,他们打麻将,我睡了。。。

2.10  回稷山,靠上网和想你打发时间,这几天在网上看了几部很好看,很感人的韩国电影:假如爱有天意,太极旗飘扬,我脑中的橡皮擦。

2.11 总算把王武同学给盼到城里来了,和大胖,老武一起逛街,吃饭,然后跟往年一样租个旅馆斗地主,我依然杯具的想往年一样输钱给他们了,年年都是我输,有点受不了了,看来自己斗地主的技术很有待加强。。。

2.12 振力他们宿舍来稷山聚餐了,跟他们一起吃饭,打球,好久没这么爽的打篮球了,感觉很不错。。。

2.13大胖要给他女朋友买情人节礼物,跟他一起在城里逛了老长时间,最后决定买谭木匠的梳子。其实整个放假我都在给你看礼物,但是在是找不到合适的礼物,我也问过很多异性同学该送你什么样的礼物,他们给我推荐了各种各样的礼物,但我觉得没有意见真正适合你的,看到那把谭木匠的数字,我立马想到了送你这个生日礼物其实挺好的。晚上给你发短信说了我的想法,你说你不喜欢这个礼物,说了各种不喜欢,让我把它送阿姨,心里很难过。。。不过你也给了我灵感,我确实应该送阿姨点东西了。。。

2.14  嗯~~~有点想不起来,应该是在家坐在电脑前打发时间,偶尔想你。。。

2.15 嗯,应该是依然电脑前。。。晚上早早上床了,突然收到你的飞信,你说你更新状态了,你说你不习惯没有我评论的状态,然后我就起床坐电脑前找你的状态,给你评论,和你聊天,说好睡觉前给你说声晚安的,但你依然放我鸽子,心里很生气。。。

2.16  你给昨晚的放鸽子找借口,我不想听,我怕你在骗我,心里难受。。。晚上河津有烟火,全家人去看烟火了。。。

2.17去河津看热闹,果然很热闹,见到了亲爱的刘菲同学和很多哦以前的同学,卫凯,张波,蔡亚新,一起爬西山。。。刘菲要请我吃肯德基,时间没赶上,嗯,下次宰她,嘿嘿。。。

2.17做了个决定,给阿姨送那把檀木匠的梳子,到城里买了。。。

2.18明天出发,回学校,期盼着终于可以见到你了。。。

2.19晚上死党东奇来我家看我了,呆着妹妹和他到城里逛了一圈,呵呵,和死党在一起的感觉就是棒。。。出发前哥哥媳妇给了我二百。。。嗯,也就是今晚,做了见认识阿姨以来我觉得最浪漫的一件事,给她写了张纸条将礼物郑重送给她:非常感谢你为我们这个大家庭做的这么多辛勤的贡献,希望我们这个大家庭可以一直和和睦睦,幸福美满,也祝愿你和爸爸可以一直走下去,白头偕老。。。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